[酒哥說說酒]熾夏已臨,凜冬將至 - VINO type的冰與火之歌 / 冰與火之歌的酒與靈

經過了一年多的等待,全世界影迷的渴總算可以在今年夏天得到救贖,冰與火之歌第七季總算開播啦!!(酒哥我好興奮啊啊啊)

這部紅透半邊天的中古世紀奇幻劇集改寫了許多影視歷史,同時也打破了電視的框架,讓全世界的觀影者不必再屈就於電視螢幕有限的視野,以電影般的製作水準描繪出更為龐大的世界觀,這種rule breaker(規則破壞者)的強大魅力就是讓酒哥跪著收看每一集的最大原因。

而今天,在大家終於久旱逢甘霖的同時,酒哥也要為各位的味覺想像力解渴,從VINO type的角度為各位說說那散布在維斯特洛(Westeros)大地上的美酒佳釀。

▲冰與火之歌(photo credit: giantbomb

 

青亭島 – Sensitive type的伊甸園

在原作者馬丁(George R. R. Martin)筆下,青亭島這個位於維斯特洛大地最南端的島嶼上出產著全世界最好的葡萄酒,這座島嶼徜徉在夏日之海上,雖然位處溫暖的南方但在海洋的調節下氣候宜人,然而在地理描繪上青亭島雖四面環海但島上地形高低落差極大,島嶼南面高聳的山脈成了抵擋海風的屏障,而傾斜的坡度則為葡萄的種植提供了良好的排水性,高海拔的地勢則給予了葡萄生長所需的陽光以及較大的日夜溫差,種種條件組成的結果就是果實完美的熟成度以及全維斯特洛的一致推崇。

▲戲份多到甚至還有粉絲做了酒標印在T恤上(photo credit: tshirtlaundry

 

願意拿小孩來交換的膜拜酒 – 青亭金黃葡萄酒

在維斯特洛,青亭島不只是最上等美酒的產地,其中金色葡萄酒(Arbor Gold)更是堪稱這架空世界裡的絕世佳釀,巷弄間甚至流傳著維斯特洛人願意拿自己的長子來交換一桶金黃葡萄酒這樣的說法,書中所描述的這種酒酒體飽滿、香氣馥郁無雙,開瓶即滿室馨香,而如此佳釀當然順理成章的成為人賤人礙的中二王子喬佛里婚禮上的宴飲門面,更不要說這剛上檔的第七季一開始,這金黃葡萄酒就充分展現了它強大的殺菌功效啊(笑)。

▲變態小喬即使只看劇照仍讓人恨得牙癢癢(photo credit: popsugar

 

隱身於檯面下的金黃酒液-義大利西西里島的Marsala Wine

雖然網路上許多說法都直指現實生活中的Sauternes或Tokaj貴腐酒便是這金色葡萄酒(Arbor Gold)。但要酒哥來說,若考慮書中對風土的描述,這終年如夏的青亭島,指的應是非洲外海的Madiera島或義大利的西西里島。然而書中提到青庭島除了甜酒外也有生產一般的紅白酒。因此毫無懸念地肯定就是十八世紀時名聲響徹雲霄的"金黃"酒液-來自義大利西西里島的Marsala wine!

Marsala產區位於西西里島的西北角,以盛產類似於雪莉酒的加烈甜酒而聞名,在18世紀英國商人的推波助瀾下在當時更是風行一時。酒精偏高但酒體飽滿香氣逼人,一入杯即散發出濃郁的杏桃、香草、菸葉、黑糖等馥郁香氣。

Marsala製作過程及風格類型比起其他的加烈酒而言可說相對繁複。在甜度分類上有:稍帶甜份的(Secco)、有明顯甜度的(Semisecco)以及甜如蜜的(Sweet)三種甜度分級。在色澤上也分為:金黃色(Oro)、琥珀色(Ambra)、酒紅色(Ruby)三種色澤。而劇中的青亭金黃葡萄酒,就更可能是這Marsala “Oro”這金黃色澤的甜美佳釀了!

不過比起生活在劇中世界的居民們,各位可就幸運得多!現實生活中的Marsala Wine在現代葡萄酒那新鮮的果香圍攻下已逐漸式微,因此價格十分親民,只可惜一般零售市場上並不多見,大多只能在熟稔葡萄酒的專業餐廳及酒館中找到它們的蹤跡。

 

多恩 – Tolerant type的天堂

多恩這塊廣大的土地坐落在維斯特洛的最南端,境內終年如夏,地質以礫石為主,雖然少雨但河流流經的地塊提供了葡萄栽植所需的水份,相較起其他大多數國土的貧脊,這些地塊可謂是孕育果實的極佳搖籃。

▲來自多恩的敢愛敢恨代表(photo credit: Simon’s Incoherent Blog

 

色深如血,擁有甜蜜的復仇味道

在劇中來自多恩的角色多半有著一張異國風情的臉孔,處事狠辣、敢愛敢恨而且為求勝利不擇手段,但往往下場也是相對悽慘(看看那帥氣耍著楊家槍的親王…)。有人形容多恩的酒色深如血,擁有甜蜜復仇的味道,這樣的形容其實與當地的地理及氣候條件不謀而合。

從色深如血這點來推斷,這裡所種植的葡萄果皮質地厚實,顏色極深,而高溫烘烤下的果實成熟度更高,即使是乾紅酒,那自然散發出的甜美果香非常容易讓人產生帶甜味的錯覺,而在這甜蜜假象後的是這成熟果實所帶來的高酒精,讓所有貪杯的人在不知不覺間臣服其下。

 

名聲響徹雲霄的深紅酒液-葡萄牙的Ruby Port

就戲中宮庭內的裝飾及服飾,戲中的多恩的原型多半來自伊比利半島 ,而在這片土地上味道濃烈,顏色深紅如血,且帶有甜味的葡萄酒,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波特酒(Port Wine)了!

與Marsala同屬加烈酒的Port,在不考慮白酒的情況下,波特酒依類型可以粗分為帶有顏色深邃如血,果香濃郁新鮮的Ruby Port,以及在棕黃當中帶點嫣紅,風味細緻淡雅的Tawny Port。而在眾多Ruby Port的類型當中,最為收藏家們所津津樂道的,便是僅在好年份才生產的年份波特酒(Vintage Port)。這些酒剛出廠時那泛紫的酒液中充滿了厚重到突破天際的單寧及像極了濃縮葡萄汁那般奔放的濃郁香氣;經過30年的陳放後,原本厚實的單寧變得柔順絲滑,原本濃縮的風味也轉化為馥郁至難以言喻的香氣,令人久久不能忘懷。

然而製作這些Vintage Port的流程可不簡單,為了在長時間的陳年後還能保有深邃的顏色及厚實的丹寧,這些波特酒在榨汁這個步驟可說是下足了功夫。對比一般葡萄酒強調"溫柔的榨汁",年份波特酒為了盡可能地將顏色及丹寧萃取出來,採用的是非常激烈的"腳踩"方式進行榨汁。每到採收季,酒莊內的工人們便一個個跳進裝滿葡萄的大缸裡,一邊放著音樂,一邊隨著旋律起舞,除了榨汁外,更是慶祝這一年的努力後的收成。這樣傳統的方式至今仍被許多名莊所採用。

與Marsala酒相仿,波特酒已不似當年的火紅,因此相較起那些動輒數萬的法國列級名莊,這些年份波特酒的價格相對親民許多,只需三至五張小朋友便可將一瓶已陳放30年以上的名莊佳釀納入收藏。

 

谷地 – Hypersensitive type的巔峰

鷹巢城,這座看似與世隔絕的孤高城堡有著天險的庇祐而得以遠離戰火,而其所在的谷地區域地勢高聳,來自山巔的融雪則為這裡帶來了充沛的水源,山間的霧氣和較低的氣溫則在相當程度上延長了果實的熟成期,這裡的火山岩地質讓土壤蘊含著多種豐富的礦物質,為葡萄風味的多樣和複雜性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當狼媽(Catelyn Stark)帶著路上捕獲的野生小惡魔(Tyrion Lannister)來到這裡時,深深覺得小惡魔如果這時不是被俘之身,酒鬼如他肯定會覺得自己來到了天堂。

▲嗜酒如命卻也聰明絕頂的小惡魔/哥心中最不想賜死的第一名(photo credit: hypable

 

錯綜複雜的味覺聖堂

從谷地的地理特徵來看,曾是火山的這裡地質相當破碎零散,同時黑色的豐饒土壤也可說是上天給予的禮物,而高低落差大的陡峭地勢則為土壤提供了良好的排水性,極大的日夜溫差與向陽的陡坡則讓葡萄得以凝聚更多的美味香氣,這一切的條件都逐步成就了這裡成為全維斯特洛最大的香氣寶庫。

 

Hypersensitive type的巔峰-義大利北部Trentino-Alto Adige

依照原作者馬丁的描述,較低的氣溫,火山的地質、綿延的谷地,以及極大的地勢差異。位於義大利,灌溉以阿爾卑斯山脈融雪的Trentino以及接壤的Alto Adige可說是現實中最接近谷地的兩個產區!

這裡所種植的葡萄品種極為繁多,除了以香氣著稱的白葡萄Riesling、Traminer、Veltliner、Pinot Gris所釀製的酒種之外,一些較鮮為人知的原生品種如Marzemino及Shiava都是當地常見的葡萄酒款。(酒哥你還是說些人話吧)。

這裡所生產的葡萄酒大多酒精偏低、酒體輕盈、香氣隱晦飄渺、口感精巧細緻,廣受Hypersensitive Type朋友們的青睞,更有許多品質優良,價格親民的作品。然而由於類型眾多且不受那些以Tolerant Type角度出發的美系主流雜誌評分所青睞,酒商的選擇多偏保守,因此在義大利之外的國家並不多見。

 

凜冬將至 – Sweet type的寒夜救贖

從各大網站爆料的蛛絲馬跡來看,本季人類和異鬼之間的大戰開打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這有如疾病般蔓延在整片維斯特洛大地上的異鬼大軍所到之處寒風刺骨,只要你不幸成了同類,那曾經為人的一切理智回憶和情感都將凍結在那冰霜般的藍色眼眸中,在這樣的天寒地凍中,如果能來上一杯香甜的熱紅酒,想必是除了龍晶以外能帶給人類最大力量的救贖。這熱紅酒可說是駐守黑城堡的守夜人兄弟們的最愛,除了熱熱喝快快好以外還一次補足了活動所需的糖份和保暖的酒精。

▲圖文不符,這張應該比較算是全球女性的救贖(photo credit: thebeardmag

 

毎年聖誕節的必備飲品-Mulled Wine熱紅酒

每年的聖誕節,在英國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喝那令人無限續杯的Mulled Wine了,去逛市集的時候要喝,週末在家也要喝,整個聖誕假期都是我的Mulled Wine Day。Mulled Wine是一種用丁香肉桂八角等香料配合柑橘及Stem Ginger等材料煮成的熱紅酒。為了方便製作,每到聖誕節,英國各大超市也會販賣現成香料包(Mulled Wine Spice)讓消費者小試身手。

然而,若想要來上一杯溫暖舒心的Mulled Wine,那還是得親自煮上一鍋才是過癮。然而每家的製作方式及酒譜多有不同,各位酒友們可以上網搜尋參考兩大英國名廚Jamie Oliver 及 Gordan Ramsay所提供的獨家酒譜,巧妙特色各有不同!

 

冰與火之歌 – 虛構與現實所共同釀造的一樽美酒

本篇所介紹的酒僅僅只是馬丁筆下那廣褒世界中的一小部分代表,在維斯特洛大地中還有難以計數的酒種曾經被描寫在字裡行間,也因此酒哥合理估計馬丁大叔肯定也是個無酒不歡的重度愛好者。而這齣劇中葡萄酒的戲分之重甚至還讓影片出版商HBO為其推出了限量的套裝酒款!

 

▲根據架空世界所打造的冰與火之歌套裝酒款(photo credit: chicagotribune

 

這套酒雖然行銷意味大於酒質,但在製作上卻毫不馬虎。負責製造生產的Vintage Wine Estate找上的是美國著名釀酒師 – Bob Cabral進行監製,但生產酒廠及葡萄園則是最高機密不得而知。此外,這套酒的訂價並不親民,當中的頂級酒款更是要價近50美金,不過這價錢值不值得就見仁見智,畢竟購買者出手為的可能也不是CP值,而是出自於對這齣史詩級中古世紀台灣龍捲風的膜拜與認同,但總之本季還剩1集可以細細品味,大家不妨找一支酒哥上面所介紹的現實世界酒款,打開電視看劇配酒,我保證你會有更”沉浸式”的體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