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金牌特務)- 讓我們重回經典的美好年代

▲Kingsman(金牌特務) – 經典英國特務的飲酒日常(photo credit : amanandawatch

 

最近金牌特務2上映,許多文章都一窩蜂從衣著到劇情分析本次的續集。然而反骨如酒哥,當然不會隨波逐流,在這個眾人追捧2的浪頭上,我就偏要寫金牌特務1!

金牌特務可說是酒哥近年來(在飛機上)看過最爽快的特務電影,現在續集上映了哥心中真是無比期待。在導演馬修范恩的鏡頭下,當年特務電影中風度翩翩、不急不徐扣板機、即使肉搏也優雅得像支舞的經典情報員形象總算再次成為了顯學。

故事的起點源自於一間真實坐落在倫敦薩佛街(Savile Row)上的西服店-Kingsman(真實店名為Huntsman),這裡販售的不只是英國紳士的精神,當然還有超多幫你教訓壞蛋的強大火力;雙排扣西裝和威士忌所彰顯的不只是非凡的品味,更是一個從男孩成長為男人的表徵。

酒哥來到倫敦已經有一段時間,長期浸淫在這樣的環境中,所謂的英國紳士風範早已習以為常,直到看了這部電影,哥才又重新意識到這份令英國男士們引以為傲的生活態度始終沒有消褪;"Manner maketh man (禮儀成就男人)"不只是台詞,更是許多倫敦男人自我敦促的座右銘。

為了忠實反映英國紳士們的日常生活,這部電影裡酒的戲份也不少,而且支支經典,哥今天就要透過劇中的幾個場景來跟各位說說這些經典們背後的故事。

 

▲灑了任何一滴都是罪惡 – 62 Dalmore(photo credit : scoopwhoop

 

CUT 1 – 一滴都不能少的夢幻經典, Dalmore(大摩)

片頭開始沒多久就迎來了第一場精彩的打戲,隸屬於金仕曼(Kingsman)的祕密探員-蘭斯洛特,用高效的華麗體術為整齣戲乾淨俐落的打鬥風格立下了典範。孰不知在發完一批雜魚便當後,一口嚥下的那杯閃耀著琥珀色的Dalmore 62卻成為送他上路的斷頭酒。

這杯堪稱夢幻逸品的蘇格蘭威士忌竟是如此誘人,甚至讓身經百戰的菁英情報員鬆懈了警戒而身首異處,而接著登場的大反派Valentine也不得不拜服於它的醇厚滋味。

 

62 Dalmore. It’d be a sin to spill any(62年大摩,灑了任何一滴都是罪惡)

 

若將蘇格蘭高地(Highland)威士忌的眾多品牌排成一列,那瓶身上掛了個長角鹿頭的Dalmore肯定是當中最醒目的一瓶!而這瓶Dalmore 62更是傳說中的夢幻逸品。Dalmore 62年威士忌出自名人堂大師Richard Paterson之手,在2001年時酒廠推出了限量 12 瓶的Dalmore 62年威士忌 , 並以1839年建廠以來最具有代表性的人事物來分別命名。2011年,最後一瓶Dalmore 62被一名中國商人以12.5萬英鎊購下,創下了威士忌市場最高的成交價格。

不過在英國,雖然身為威士忌生產國,但品飲文化與台灣十分不同。除了顯少當做搭餐酒外,多只在夜晚餐後小酌。除此之外,倫敦也有許多間主打爵士及雪茄的威士忌酒吧,造訪的雅士們可以一面聽著爵士樂、一面與三五好友一起在雪茄室中玩味那吞雲吐霧的過程,並不時啜飲手中的金黃佳釀,好不快活。

 

▲紳士特務的日常 – GUINNESS(photo credit : pinterest

 

CUT 2 – Manners maketh man, Guinness, 英國紳士的經典日常

劇情的前段中,真實存在於倫敦黑王子路上的黑王子酒吧裡,還是小屁孩的主角Eggsy就是在這裡和當初留給他免死金牌的金仕曼特務- Harry正式介入了彼此的人生,

(我叫愛格西,天蠍座,O型,體操隊,吉他社,我還不錯啊!)

"Manners maketh man",這句充滿格調與魄力的台詞搭配英式的暴力美學在短短的一分鐘內發揮得淋漓盡致。華麗乾淨的拳腳招呼在每一張礙事的臉上,子彈與牙齒齊飛,快慢鏡頭的節奏掌握使這場打戲堪稱完美,甚至連之後的教堂大亂鬥都無法比擬。

然而這一切實際上卻是一場史上最精采的置入性行銷…因為解決掉一整窩小混混的Harry拿起的不是別人,正是風靡英國的-健力士(Guinness)黑啤,而他一飲而盡後的滿足感即使透過畫面仍強而有力的刺激著觀眾的唾腺,讓人不禁希望旁邊就有一手啤酒配電影啊!

雖然身為愛爾蘭品牌,但在將愛爾蘭"視為己出"的英國,Guinness早已成為每間酒吧必備的啤酒款式。經過重烘培的麥芽帶給Guinness那已成金字招牌的咖啡、焦糖及肉桂香氣。除此之外,Guinness黑啤那如鵝絨般的細緻泡沫及獨特的下沉氣泡可說是每位愛好者最津津樂道之處。為了確保消費者每次都能擁有相同的體驗,酒廠甚至還推出了一系列的教學以確保每一位Bartender都能倒出完美的一杯Guinness。

只可惜在台灣販售新鮮Guinness的酒吧並不多,而罐裝Guinness由於封裝方式的限制很難保持其Guinness黑啤那厚實又細緻的風味,若想體驗其真正的美味,那還是得到英國或愛爾蘭才能一嚐所望。

 

▲五大酒莊之首 – Chateau Lafite(photo credit : wineinvestment

 

CUT 3 – 有錢94狂,大反派的經典餐酒搭, 1945 Château Lafite

當拯救世界的特務和毀滅世界的末日反派王見王,或許只有Château Lafite撐得起這樣的場面。Harry為探聽Valentine的陰謀而赴了這場鴻門宴,劍拔弩張的對話彷彿緊繃到極限的鋼琴線,一瞬間的不留神代價就是斷絃償命。

這一段精彩度不輸武打的文戲,透過精緻的對白設計讓人彷彿也圍繞著那張餐桌,目擊著隨時可能爆發的衝突,然而編劇的黑色幽默卻在這時隨著那銀製餐車被一起端上桌來,掀蓋後不禁讓人啞然失笑,所謂的”大餐”居然是麥當當啊啊啊(還好不是Happy Meal…)。正當觀眾傻眼之際,這時Valentine卻放了大絕,因為那佐餐酒,居然是波爾多五大酒莊之首 – Château Lafite…

Château Lafite這個名號,想必許多朋友即便不喝酒也早已耳熟能詳。為了在1855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向全世界宣揚法國的葡萄酒工藝,在法皇拿破崙三世的指名下,當時波爾多(Bordeaux)價格最高的60間酒莊(你沒看錯,有錢就是任性啊!)被授與列級酒莊(Grand Cru Classé)的稱號,並將其再細分為五個級數。其中最貴的四間:Lafite, Latour, Haut Brion及Margaux以及在1973年升級的Mouton並列為波爾多左岸五大酒莊,而Château Lafite無論是價格或名氣,更是長期穩站五大酒莊之首的王座。而1945這個特別的年份,除了同時紀念二戰的結束外,更是上世紀罕見的完美年份。

而麥當勞與Lafite的搭配更是全劇當中的經典!這樣的搭配少了些高大上的矯揉造作,但確是紮紮實實的"搭配範本"。相對重口味的麥當勞與葡萄酒搭配時可說是相得益彰,薯條中的鹽分及漢堡中的酸黃瓜一定程度提升了品飲時酒液中的果香及入口後的絲滑口感,看似衝突卻充滿美感。

 

▲橫掃世界的香檳品牌 – Moët & Chandon Imperial(photo credit : wineinvestment

 

CUT 4 – 拯救世界的歡慶經典, Moët & Chandon Imperial

懷著復仇的決心,主角Eggsy吸納了恩師命喪槍下(?)的憤怒後,終於從男孩羽化成為男人,並且第一次真正穿上了每一位Kingsman特務專屬的戰袍 – 一套量身打造的雙排扣西裝+牛津鞋,並踏上了最終的戰場。

在劇情的最後,經歷一場炫目又戲謔至極的煙火秀的Eggsy,憑著牛津鞋尖的利刃終結了Valentine那扭曲的”救地球”大夢,並從無頭宴會中挑了支香檳,然後心滿意足地踏上他征服公主的另一場大戰(疑?),而這支Moët & Chandon Imperial正是為了這樣的慶祝而生!

身為LVMH(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旗下的門面,Moët香檳不只是名氣大,每年超過2500萬瓶的驚人產量更是各家香檳大廠望塵莫及的天文數字。Moët & Chandon所生產的入門香檳:Moët & Chandon Imperial,在如同酒哥這樣的愛好者眼中,無論就風味或價格都稱不上經典或實惠,但憑藉其強大的行銷能力,截至今日仍是許多重要典禮及宴會場所的必備飲品。

這裡特別說明一下,許多朋友誤會Moët就是傳聞中的香檳王,但並非如此;俗稱的香檳王應是Dom Pérignon,雖同在LVMH旗下,但無論品質及價格都有極大的差別。

 

▲風靡全球的金牌特務也是改編自漫畫的一部佳作(photo credit : cheatsheet

 

Kingsman, 遊走於典型及非典型之間的超級特務

要酒哥來說,老龐德時代的羅傑摩爾及史恩康納萊,他們所代表的是一種舊時代的浪漫。從現代的眼光看這些老電影,它們特效粗糙、運鏡平淡、動作浮誇。然而即使如此,英國特務在大銀幕上的形塑歷史中仍有著不可磨滅的地位。直至今日,現代電影的許多元素仍是這些原有概念的具象化,有如一瓶經過時間醞釀的好酒,即使年歲已高,開瓶後仍滿室馨香,更多的是年輕一輩所學不來的陳年風味。

Kingsman這部電影即是對這些老前輩們的致敬,同時也融入了新時代的概念及想法,看柯林佛斯操著一口純正優雅的英國腔,說的台詞卻是極盡挖苦吐槽之能事,這樣經典與非經典的結合或許才是讓這些舊時代再一次復活的途徑。

葡萄酒的發展又何嘗不是如此,經典的法國波爾多、勃根地也是眾多新興產區的經典範本,但也是這些新興產區大膽嘗試的精神,而使得葡萄酒得以擁有更多樣的面貌供世人品味欣賞。就如同Kingsman以幾近戲謔的方式調侃007電影的守舊一樣,這些新興產區在致敬前輩的同時也各自發展出了自己的特色,並以其華麗直接的表述方式衝擊著經典產區那強調高大上的氣質以及調侃著那曖昧不明的風貌。這些從1976及2006年兩次的巴黎審判 註便可見微知著。

 

註:在兩次的巴黎審判當中,來自美國加州的葡萄酒均在盲飲中打敗波爾多的一級酒莊拔得頭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