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自然酒的自然派薄酒萊-Jean-Paul Brun

薄酒萊,這三個字在你腦海裡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我想絕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每年底那場堪稱「最佳行銷操作範本」的新酒發售了!

今天要為各位介紹的,雖然也是一間來自於法國薄酒萊的酒莊,但他並不隨波逐流,也沒有高大上的外衣、更沒有恨天高的價格,有的只是那擇善固執、品質至上的自然風格。即便在那個新酒橫行的年代他也未棄初衷,30年下來的堅持為他堆疊出的是法國巷內高手間無懈可擊的口碑。

而這位釀酒師,便是身形圓碩,但眼神仍舊銳利的Jean-Paul Brun。

▲拜訪Jean-Paul Brun老先生我倆一個不會說法文,一個英文不太流利,還好搭配上肢體語言仍是溝通無虞!

 

我與Jean-Paul Brun的第一次相遇

我與這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倫敦的某間泰式餐廳。當晚酒單上一款來自薄酒萊的粉紅氣泡酒立刻佔據了我全部的注意力。要知道,薄酒萊成名的除了新酒外,該當是他以Gamay葡萄所釀造的各式紅酒,而粉紅氣泡酒可說是相對罕見的類型。

▲ 第一次與Jean-Paul Brun相遇的泰式餐廳,背後的暴鯉龍正是當晚的主菜!

這款酒有著令人愉悅的粉紅色澤,冉冉上升的氣泡透著桌上的燭光,彷彿杯中的小小煙花還帶著點慵懶放鬆的步調,充分地傳達了薄酒萊特有的輕鬆歡快。然而,一口喝下後才發現最令人驚豔的並不僅是外表,而是其動人的內涵。一股不造作的紅色野莓香芬芳撲鼻,入口時明顯的糖份不僅未對品飲造成干擾,反而成就了這支酒的圓潤口感,讓原本的甜美香氣變得更加合理。

而這內外兼修的表現,在我的粉紅酒品飲經驗中,卻是十分少有的!

憑著當晚留下的深刻印象,回家後便透過僅有的線索將其查了個遍,這才發現,原來驚艷一晚的美味,正是令法國自然派行家們孜孜念念,在薄酒萊南部聲名獨具的釀酒師-Jean-Paul Brun。

 

 勃根地最南端的產區-薄酒萊(Beaujolais)

在介紹這位釀酒師前,不免俗地要先幫各位快速複習一下薄酒萊這個法國經典產區。

提到法國的薄酒萊(Beaujolais),似乎總是與每年11月的第三個禮拜四開賣的薄酒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脫不了關係。雖然這種酒在性價比上顯得不太划算,但它代表的是一種釀造風格,一種在收成時節的歡愉氛圍。可惜的是,由於早年過度的行銷,導致許多粗製濫造的薄酒萊新酒趁機魚目混珠,造成了新酒無好酒的刻板印象。

▲ 歡愉的繽紛色彩,幾乎已成為薄酒萊新酒的正字標記!(photo credit: Suntory

然而,位於勃根地最南端的薄酒萊並非只有新酒這麼簡單,許多優質釀造者仍天天磨礪著自己心口那一生懸命的招牌,並生產著一些勃根地最好的葡萄酒,而且比起金丘(Cote d’Or)有著更加實惠的價格。

薄酒萊最好的地塊,大多集中在北邊,而當中的10個村莊由於其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而被授予當地最好的特級村莊(Cru Village)頭銜。然而,這並非代表薄酒萊南邊就無法做出高品質的葡萄酒,這次要介紹的Jean-Paul Brun便是其中一例!

 

薄酒萊(Beaujolais)最重要的葡萄品種-Gamay與Chardonnay

雖然不乏如Pinot Noir等其他葡萄品種,但Gamay與Chardonnay仍是這裡最重要的兩大紅白品種,而Gamay更是佔了該區總產量的98%!

 

Gamay

提到薄酒萊,那就不能不提到最具代表性的大當家-Gamay。以Gamay釀製成的葡萄酒一般擁有直接的紅色莓果香氣,顏色不深,酸度高,酒體輕盈,單寧輕柔細緻。雖然大多數的Gamay強調其簡單易飲,但在釀酒師的巧手下,許多品質優先的範例均與勃根地Pinoit Noir共有著同樣優雅、細緻的靈魂。

 

▲ 以皮薄色淺的Gamay能釀製出堪稱全世界最柔和細緻的紅葡萄酒(photo credit: WineCollerDirect

 

Chardonnay

除了紅葡萄外,這裡也生產著一些極好的白葡萄酒,而當中最重要的品種,自然是將勃根地推上世界頂尖舞台的Chardonnay。在我的經驗中,與Mâconnais接壤的薄酒萊,並未披上Pouilly-Fuissé的濃厚風格,而是呈現介於Cote du Beaune與Chalonnaise之間的一種剛柔並進。

▲ Chardonnay本身雖然較缺乏特色,但卻是最能反應釀造者技術的品種之一(photo credit: TheJourneyOfJordan

 

巷內法國人推崇的薄酒萊釀酒師-Jean-Paul Brun!

照片中這位胖胖的爺爺,便是這次要向各位介紹主角-Jean-Paul Brun,而故事的起源還得追朔回30年前,1979年Jean-Paul老爺爺為Terres Dorées酒莊砌上第一塊磚的那一刻開始說起。

▲ Jean-Paul老先生為人雖然言談過程中十分正經,但從他的笑容中透露著與葡萄酒一樣溫柔的一面(photo credit:Jean-Paul)

當初酒莊旁僅有的4公頃地塊有如種子,經過30年的光陰之後如今已成長為佔地30公頃的大樹。當中一半更是分佈在四個薄酒萊的特級村莊(Crus),且均位於排水性佳且聚熱效果好的粉紅色花崗岩地塊。

 

不是自然酒的自然派風格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採用環境酵母發酵,並以最低限度的方式使用二氧化硫。但Jean-Paul老爺爺卻不喜歡別人稱他的酒為自然酒(Natural Wine)。

在一份2011年的訪問稿中,老爺爺提到,如今有太多技術欠佳的釀造者,假自然酒之名粉飾因技術不足而造成的風味缺陷。在他的概念裡,葡萄酒僅分為兩種,一種是經過精心策劃後大量生產的industrial wine,風味討喜但缺少個性;另一種則是技術與用心並進,充滿手作感的artisanal wines。真正技術高超的釀酒師不需過份強調自己的酒有多"自然",而是能透過酒與品飲者對話,將理念傳達到品飲者的心中。

▲ Chardonnay本身雖然較缺乏特色,但卻是最能反應釀造者技術的品種之一

 

充滿童趣的酒名以及多樣的酒標設計

Jean-Paul Brun的酒標在設計上也頗有巧思。絕大部分的酒莊大多傾向統一或簡化酒標設計,以增加產品的識別性,他的酒標幾乎張張不同,甚至連取名都深具涵義。

 

「 每款酒在我心中,都有自己的個性與特色」

 

我去在酒莊拜訪的時候特別詢問了有關酒標設計及命名背後的邏輯,老先生告訴我,他有一位年紀相仿的設計師好友。每當做出了一款新的酒,他們倆就會相約到酒吧,老先生將自己心中,對自己這款酒的形象,以抽象的方式向這位好友描述,再由他依此發想將莊主心中的光景具現化。

 

經年累月下來,老先生的酒已有十數款,各有特色,個性鮮明。而酒瓶上的標籤,正是老先生心中對自己作品的最佳寫照。

▲ Jean-Paul Brun的酒標風格十分多變,每個設計背後都是老先生與好友的心血結晶。

 

金石酒莊(Domaine des Terres Dorées)酒款簡介

老先生最早擁有的地塊,便是位於薄酒萊南邊,酒莊旁的"Terres Dorées"金石地塊。如同他那不屈不撓的精神,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最終也成為了世人對酒莊的稱呼。

如同酒標一樣,童心未泯的Jean-Paul老爺爺也煞費苦心地為每款酒取了意義深遠的名字。FRV100 = effervescent= 冒泡;Rosé de Folie=瘋狂粉紅。老爺爺釀製的酒款很多,一時難以盡數,下面就針對幾個我覺得獨具特色的酒款做介紹。

▲ Jean-Paul老先生釀製了來自不同的地塊的十數款葡萄酒。

 

FRV100(粉紅甜氣泡酒)

在那染了一抹嫣紅的酒液中隨著氣泡當中冉冉升起的,是僅有在對品質極度苛求的釀酒師手中,才能成就的洽熟野莓氣息,讓人不禁抿唇期待。入口時帶甜且微酸的口感,則進一步將這份期待具現,在唇齒間留下無盡歡愉。

 

Rosé de Folie(粉紅酒)

使用100% Gamay 葡萄釀造的粉紅酒,一反普羅旺斯粉紅酒的清淡傳統,使用葡萄皮上的天然酵母,製作了這款充滿濃濃覆盆子、草莓、櫻桃、檸檬香氣的超性格粉紅酒。餐前開胃或搭配燒烤,保證讓你食指大動,胃口大開。

 

Beaujolais Blanc en Fut (白酒)

使用勃根地木桶釀造,搭配辛勤的攪桶,酵母與酒液的充分接觸最終成就了這支溫軟柔美的薄酒萊白酒。初聞時成熟的黃檸檬、柳橙和新鮮的青草氣息令人舒心愉悅,而後緩緩舒展開來的木桶香氣,精緻而複雜。片晌過後,空杯裡的烘烤堅果氣息仍持續撫觸著你的每根嗅覺神經。

 

Beaujolais L’Ancien(紅酒)

L’Ancien,原義為「古老」。來自薄酒萊南方「金石地塊」產量稀少的老藤,有著清新漂亮的櫻桃、梅子、山楂香氣,輕嗅一下,就能感受所有的香氣分子在鼻腔裡跳動,並隱約透著灌木林裡的清新。低酒精的她,入口卻是如此甜美醉人。純粹又好喝!

 

Beaujolais L’Ancien Le Buissy (紅酒)

令葡萄酒大師 Jancis Robinson 讚不絕口的 Jean-Paul Brun 老藤成名作,只在最好的年份才生產。豐沛的櫻桃、山楂、和藍莓果香,花朵與香料的韻味隱藏其中,彷彿隔著一層紗般若即若離得讓人心癢難搔。丹寧的質感,有如涓絲一般輕柔細膩。化在口裡的果實,把餘韻延伸到極致。而這樣的體驗,美到令人心碎。

 

Fleurie

輕聞、啜飲之後閉上眼,你將看見一位是來自薄酒萊特級「花」村-Fleurie的美麗少女。她一身滑順的鍛帶洋裝,手中抱著的菜籃裡滿滿的櫻桃、紅醋栗、草莓、和白胡椒罐,頭上的玫瑰與紫羅蘭花圈襯托著她亮麗的臉龐,讓人好想不停和她說話,從白天直到深夜。

 

Morgon

來自特級薄酒萊第一名村的Morgon,帶著晶瑩透亮的深石榴紅,沁涼入心的黑森林櫻桃酒香、和飽滿可口的紅櫻桃肉感。在Jean-Paul Brun 的勃根地巧手中,舌尖上活潑輕快的氧氣感,和礦物質感絲滑悠長的尾韻,搭配法式櫻桃鴨胸、中式熱炒野味,美味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Moulin à Vent

「風車磨坊」是薄酒萊最著名的特級村莊,Jean-Paul Brun 在此培育的紅酒於年輕時即充滿了覆盆子、草莓、和黑櫻桃的活力。靜下心來細細品味,便不難發現它還悠悠地透著一股紫羅蘭和玫瑰的氣息。可口的水果及清新的礦石感,最適合搭配日式、台式等風味柔細的料理。

 

Morgon Côte du Py – Javernières

Morgon 村的 Côte du Py 山丘是薄酒萊公認的頂級葡萄園。新鮮飽滿的櫻桃、蜜李、水蜜桃風味之上,繚繞著一股黑森林櫻桃酒的清香。入口後,即可感受到它極致的立體架構、均衡的風味,可口又不失力道。年輕已經深沈複雜而耐人尋味,超越了許多勃根地佳釀,而它陳年之後,蘊藏在瓶中經過時間提煉的美味,更是令人引頸企盼。

 

Fleurie Grille Midi

Fleurie 村名的原意為「花」,杯裡優雅的紫羅蘭、玫瑰、鳶尾花,讓人呼吸都為它慢了下來。入口的小紅莓、櫻桃,鮮嫩多汁,成熟地恰到好處;丹寧細軟而緊緻,彷彿一條天鵝絨緞帶,讓人不自覺為之牽引。在這最完美的年份裏,Jean-Paul Brun 以極低產量老藤,造就了這支輕熟性感的「暖陽」。

 

Moulin à Vent – La Rochelle

被譽為「薄酒萊之王」的風車磨坊 La Rochelle,不論就深度或細緻度而言,都足以媲美頂級勃根地。這款全由65歲以上老樹釀造的旗艦酒款,除了滿溢著櫻桃和山楂的香甜、玫瑰和紫羅蘭的韻味,更有著令人神清氣爽的櫻桃酒和森林氣息。緊緻柔滑的丹寧,即飲可享受其深度層次,陳年後更能玩味它的變化萬千。

 

結語

即便在品質與形象翻轉的今日,仍鮮少有薄酒萊酒莊能到達到Jean-Paul老先生的高度。雖然與Jean-Paul在倫敦的相遇可以說完全是個意外,但如此精彩的酒款與酒莊故事,我相信,即便當時錯過了,只要繼續在這條探索葡萄酒的路走下去,他的酒絕對會是路途中某一段最令我嚮往的風景!

去年拜訪時受限於時間,沒能有足夠時間向老先生詳訪更多他的釀酒故事與理念,看來,今年勢必要再抽空拜訪一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