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區|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3) Saar風格、歷史、生產者

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2) 風土、村莊差異中,我們在結衣的引導下,簡單地總結了Mosel的風土特色及產區間的風格特色,從這篇開始,便要來向大家簡介各產區的歷史,風格,以及主要的生產者。

結衣老婆的多部作品當中,在Code Blue中飾演的醫師「白石惠」,那美麗堅韌的形象雖與平日的呆萌笑顏相比大不相同,但卻深深地刻劃入每個人的心中,而這位「白石惠」,正是今次要介紹的Saar。

Saar究竟有哪些特色,這個當初曾經輝煌的產區,究竟為何會家道中落,近年又是怎麼觸底反彈,踏上重返榮耀之路,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Saar位於Mosel產區的最南端,與盧森堡接壤之處

 

精準、細緻與平衡的代名詞

Saar有著Mosel當中最冷冽極端的氣候條件,使地塊間有著極為豐富的風土差異,寒冷的氣候不僅讓果實保有漂亮的酸度,長時間成熟期除了造就了豐富的果香,更給予其有別於Mosel其他地區的細緻精準調性。

Saar曾是全德國最具傲氣的貴族產區,除了及曾經輝煌的歷史外,超級名莊Egon Müller及超級名園-沙茲赫夫堡園(Scharzhofberg),至今仍是德國最「尊貴」的黃金組合(沒有之一)。這裡所生產的Trockenbeerenauslese(TBA)貴腐酒,在排行榜上的行情,僅次於大名鼎鼎的DRC Romanee-Conti及Domaine Leroy Musigny;一些稀有的年份,一瓶甚至要價百萬台幣,可遇不可求!

除了Scharzhofberg之外,其他著名的葡萄園如:Altenberg、Kupp、Bockstein、Geisberg、Gottesfuss這些VDP特級園,均生產著一些品質極佳且風格獨具的Riesling。

 

貴族的輝煌歷史

歷史上的Saar曾有過一段十分風光的過往,早在西元3世紀,葡萄就隨著羅馬人的征程來到此處;11世紀後,為了釀製每日早晚課必備的葡萄美酒,教會的修士們逐漸開展了許多今日的良園。工業革命後,這裡的葡萄酒在猶太商人們的大量「關注」下,價格水漲船高,19世紀末時的Saar以至於整個Mosel產區,不僅廣受歡迎,在價格上更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從一些歷史文獻中我們可以看到,19世紀末的德國酒單上,Montrachet-5法郎、Chateau Lafite-10法郎、而一瓶Van Volxem-15法郎;把鏡頭換到紐約20世紀初的Ritz酒店:如今一瓶數十萬的Romanée-Conti-8美金、隔壁棚Middle Mosel的特級園Berncasteler Doctor-10美金。

 

▲ 在19世紀末的德國酒單上,一瓶來自Saar的Van Volxemm價格遠高於五大酒莊Château Lafite (photo credit: Van Volxem)

▲ 在20世紀初紐約Ritz酒店的酒單上,Mosel酒的價格高於如今天價的Romanée-Conti (photo credit: Van Volxem)

 

貴族的殞落

可惜的是,在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後,這種如同今日的法國勃艮地,受到眾人的追捧的日子,到了二次大戰變化下了句點。

德國戰後的經濟與市場條件逐漸不若往昔,作為炒作及購買主力的猶太商人,又在歐洲二戰的傷痛中消磨殆盡,原就搖搖欲墜的聲譽,在作為最後一根稻草的藍仙姑加持下,重重地跌到谷底。

▲ 左圖為十九世紀時的德國特里爾(Trier)的拍賣會,右圖為Blue Nun(藍仙姑)的Liebfraumilch(聖母之乳)

少了買家又失了清譽,許多經營不善的酒莊,最終只得選擇停止耕作,或是被迫將手上珍稀葡萄園賤價售出,以求溫飽。但少了曝光度及穩定的品質,Saar也在這波潮流中跌下神壇,僅剩財力雄厚的Egon Müller維持著神話。

為了力挽狂瀾,德國官方最終決定化繁為簡,自2007年起將Saar與Ruwerㄧ同收編至Mosel中做成撒尿牛丸,原本酒標上那大大的Saar-Ruwer-Mosel」,就此從酒標上銷聲匿跡,讓Saar的前途顯得更加嚴峻。

   

Saar的強勢回歸&著名生產者

BUT!就是這個BUT!歷史總是不斷地重複,而且每次都讓人始料未及!

近年由於網路的關係,國際葡萄酒市場的變化及發展極為快速,加上亞洲市場崛起,讓這些被埋沒在時間洪流中的絕美佳釀,重新受到人們的重視。

更讓人慶幸的是,在過去20年中,一些充滿抱負的釀造者看準了Saar的潛力,在他們的努力下,讓許多百年老店重獲新生,並重拾聚光燈,一步步邁向世界舞台。

▲由左到位分別是Egon Müller IV(Egon Müller)、Roman Niewodniczanski(Van Volxem)、Florian Lauer(Peter Lauer)

 

除了原就著名的Egon Müller外,許多優異的生產者(e.g. Geltz Zilliken、von Hövel)都逐漸成為愛好者注目及追尋的目標。但要說聚光燈的焦點,很可能就是近年快速崛起的百年名莊-Van Volxem。莊主Roman Niewodniczanski在2000年入主後,以品質為前提,從各個面向對酒莊進行大力改造。其極具偏執又親力親為的態度,使其釀造出的作品,獲得酒評家的一致好采,更被2018 Vinum德國葡萄酒指南(註)選為The Wine Maker of the Year。

此外,位於Aly村,同樣擁有百年歷史的Peter Lauer,雖然並未擁有當地最著名的沙茲赫夫堡園(Scharzhofberg),但其產自Kupp園的干白酒,也廣受好評,有"Riesling for wine lovers"的美譽。

下面幫各位精選一些Saar具代表性的酒莊:

  • Egon Müller
  • Fortsmeister Geltz-Zilliken
  • Van Volxem
  • Peter Lauer
  • von Hövel
  • Reichsgraf von Kesselstatt
  • von Othegraven

▲ 這些頂級的生產者,引領著Saar重新登上世界葡萄酒的版圖。

 

你試過那支Saar葡萄酒了呢?

希望上面落落長的內容,沒有勸退你對Saar的好奇心,接下來的10年,Saar的重新崛起幾乎已經是板上丁丁,而如今你有了結衣的陪伴,是不是也該一同趕上這股浪潮呢?

 

德國入門指南系列:

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1) 前言、葡萄品種

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2) 風土、村莊差異

 

註:Vinum Wine Guide是德國最具公信力的酒評雜誌之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