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區|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2) 風土、村莊差異

在上一篇"德國入門指南-Mosel Valley (1) 前言、葡萄品種中,我們在結衣的陪伴下,簡單地介紹了Mosel Valley最重要的葡萄品種-Riesling。

Riesling在Mosel地區佔有超過91%的產量,自然是當地最重要的葡萄品種,也因此,每次到Mosel參訪,無論是小農或是名莊,我都會(厚著臉皮地)不恥下問當地的釀造者:為何Riesling會成為Mosel主流的葡萄品種?

「因為Riesling最適合這裡的氣候條件」
「因為Riesling的風味最棒啊」
「欸~因為從我爺爺的年代就是種Riesling了……」

但說到最後,幾乎所有釀造者都不約而同地強調一件事:

「Riesling是反映風土最好的媒介。」

(來自勃艮地的迷之聲:屁啦Chardonnay跟Pinot Noir才是最棒der~~~)

許多勃艮地的愛好者聽到這邊可能會有些不服氣,但就我這些年的理解,在反映風土上,雖不敢說Riesling肯定獨占鰲頭,但肯定是"風土"的最佳畫布。這一篇,就要繼續在結衣的陪伴下,來跟各位說說,德國Mosel的風土特色,以及它是如何進一步影響Riesling的風味。

涼爽的氣候與陡峭的斜坡-成就Mosel的完美風土

如同結衣一樣充滿笑顏的Mosel河谷位於德國的西南方,屬於溫帶大陸型氣候。這裡的氣候寒冷,若真的要說,並不適合葡萄生長。BUT!就是這個BUY!蜿蜒的Mosel河在過去的數十萬年間,劃開了大地,造就了如今河谷地形,正是這個河谷地形,讓這裡得以生產著一些世界上最好的Riesling葡萄酒。

▲ Mosel位於德國西邊與盧森堡接壤處(photo credit: wine folly)

蜿蜒的河谷及陡峭山坡,對於果實成熟起到了三個最大的作用:溫度調節、日照角度、以及板岩。

溫度調節

河水,可以起到溫度調節的作用,某種程度減緩了大陸型氣候帶來的極端天氣,避免冬天時過冷的溫度,傷害了葡萄藤的生長。

另外,由於Mosel位於北半球中緯度,陽光多屬於斜射狀態,而非直射,根據(許多人可能早就還給老師的)三角函數定理,陽光在平地上的單位面積能量可能只有直射的一半,對光合作用相當不利,BUT!又是這個BUT!由河流侵蝕出的陡峭山坡,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日照角度

原本斜射的陽光,在陡坡的校正下,重新回到能夠獲取最多能量的直射狀態,正因如此,此處品質優異的葡萄園(e.g. Wehlener Wonnenuhr、Scharzhofberg)大多集中在南向的陡峭山坡上。

▲ 陡峭的地形,有利於葡萄藤吸收北半球斜射的陽光。

板岩地質

除了河流與地型外,綿延的板岩也是造就Mosel葡萄酒的重要關鍵。板岩那良好的排水性能對葡萄藤產生適當的壓力,使其味道濃縮;板岩極佳的聚熱效果,讓果實即便在Mosel寒冷的氣候條件中也能夠完美成熟。

此外,不同類型的板岩,有著不同的物理特性,並會反映在結衣笑顏……歐不,是Riesling的風味及架構上

板岩的葡萄酒,如同敞開笑顏的結衣,果香成熟,線條精細,礦物沁心,柔美的笑似甜入心。

板岩的葡萄酒,如同嘟著嘴鬧彆扭的結衣,果香結實,香料撲鼻,鮮明的性格中帶著扣人心弦的可愛。

板岩的葡萄酒,如同皺著眉一本正經的結衣,香氣紮實、口感飽滿,穩重下帶點令人憐惜的幽美。

▲ 不同的板岩,有著不同的物理特性,也會反映在Riesling的風味及架構上。

然而造成風味差異的原因,就與結衣的男友身分相同,目前仍未能所知。雖然拜訪了許多酒農與名莊,卻發現大家對風味特色的關聯性胸有成竹,但背後真實的成因卻一無所知,可說人人認老婆,各各沒把握。

雖然我心中有數個浪漫的假說,但貿然出手不免誤人子弟,所以還是待我與老婆一同研究出個所以然,再來與各位說個分曉。

Mosel Valley的村莊差異

各位應該不難想像,同樣一個微笑,許純美與老婆所展現出來的便是不同的兩種美。同理,雖然同樣都是Riesling,各地的風格仍有著顯著的不同。

在我的印象中,Mosel是纖細冷冽、Rheingau是雍容華貴、Rheinhessen活潑多變、Nahe是沉穩凝重。

同樣的,身為一名專業演員,老婆不會總是以同樣的身分出現在大眾面前。若將目光聚焦到Mosel,我們又可以從中窺得更多的細節。        

雖然在2007年後通稱Mosel,但這裡其實又可分為三個區域,分別是Mosel、Saar、Ruwer。其中的Saar、Ruwer則為Mosel河的分支。這三個區域由於環境條件的不同,在風格上又有一定程度的差異。

▲ Mosel又可以分為三個子產區(Mosel、Sarr、Ruwer),風土條件與葡萄酒風格各有不同。

氣質甜美的老婆-Mosel

Mosel的氣候,加上其特有的河谷地形與地質條件,使其在果香熟美的同時又能保有清脆的酸度與礦物感。雖不張揚卻令人處處留心,只消多看幾眼便會不自覺地落入其甜美的漩渦當中。

優雅冷冽的老婆-Saar

寒冷嚴峻氣候條件讓地塊的選擇顯得更加重要。僅有那些面南的陡坡才能成就最終的美味。品飲時只待品飲者靜心體會,便能從礦物風味冷冽中,發覺那冷酷外表下的吳儂軟語。當然,若提到甜到心的貴腐酒時,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鄰家女孩的老婆-Ruwer

相較於Mosel的熟美,Saar的冷冽,由於少了大量板岩與陡峭誇張的河谷地形加持,在許多細節上顯得相對粗礦。然而這不代表你在這找不到老婆的身影,沿著河流綿延的丘陵地仍提供了不錯的日照條件,那個呆萌的老婆形象也就油然而生。

你喜歡哪個結衣呢?

你若能不假思索地立刻回答這個問題,我告訴你,肯定是信仰不夠!

告訴你,對哥而言,只要是結衣(Mosel Riesling),我都喜歡!   

未完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